主页 > 奇趣改变 >没有历史包袱的新世界葡萄酒:浅谈美国酒的历史 >
没有历史包袱的新世界葡萄酒:浅谈美国酒的历史

2020-07-20


美国人碰上无法理解、不可理喻的人、事、物时,大家可能会半开玩笑的说,「法国来的 (it’s French)!」,就如同法国人如果看到穿着不合宜的人会认为是他/她必定是美国佬一般。美国与法国在社会、生活等很多面向的逻辑是不同的,因此想法上时常会有许多碰撞跟冲突。而在葡萄酒的世界里,新、旧世界不单纯只是想法与做法的差异,更有许多史事造成双边的不对盘。

新、旧世界酒标大不同

新、旧世界葡萄酒的区分,最简单来说就是欧洲大陆 (旧世界) 与其他地区 (新世界) 的区分。欧洲国家因为葡萄酒品酩已根深蒂固在饮食文化当中,每个地区有历代传承下来的葡萄品种,后来又纷纷设立产区法律规範来限制各产区所能种植的品种、产量和製程方式等 [1],每个产区酒的风格因而有了基本轮廓。正因为如此,一讲到夏布利 (Chablis) 可能联想得到带有一点奇异果、青苹果的轻酸以及矿物质味道的白酒,而提到巴罗洛 (Barolo) 就想到红色莓果气味,于口中拥有鲜明涩度的红酒,该产区和地名已与其品种和酿酒製程有直接的关联性,因此酒标上的产区名即足够表达这瓶酒所会带来的风味。

然而,新世界就不玩这套,没有历史的包袱,每一块地想要种什幺是果农的自由,地名本身无法提供饮酒者足够的讯息,因此如同前篇〈葡萄酒的美国梦〉所提及,新世界葡萄酒标以品种进行标示,少了猜测和模糊空间,以美式的直白与酒饕们沟通 [2]。有些酒标不但告诉你主要品种,连所有成分比例都写得一清二楚。

美洲大陆带给欧洲世界的全面危机

当然,旧世界跟新世界之间的火花,不仅止于酒标的差异。发现新大陆将欧洲品种葡萄带来美洲的同时,这些拓荒者、水手们返乡回欧洲时,同时也将不速之客跟着他们的脚步带回去。葡萄根瘤蚜虫 (Phylloxera) 是美洲原生的葡萄病虫害,体型微小肉眼几乎看不见,生长于葡萄的根部以及叶下表面,以吸吮葡萄的组织液为生。受叮咬的根部或叶子伤口会引起霉菌的二次感染而形成瘤状组织。美国原生葡萄品系能够与根瘤蚜虫共生,但欧洲的Vitis vinifera品种却没有同样的耐受性,寄生后会因为组织液的流动被阻断而死亡。19世纪末葡萄根瘤蚜虫第一次登陆欧洲,大规模感染欧洲葡萄园,造成大面积的葡萄死亡,光是法国,在受感染的15年内葡萄酒产量足足减少了70%以上,这「来自美国的坏小子」除了造成葡萄酒产业的危机,也重创了以葡萄为原料的白兰地产业,法国人对于美式鲁莽的不悦不是没有历史根据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的1976

进入20世纪,透过嫁接的农业方式防範葡萄根瘤蚜虫的迫害后,葡萄酒产业有了起死回生的转机 [3]。但不料1976年一位专卖法国酒的英国葡萄酒商史普瑞尔 (Steven Spurrier,1941) 于巴黎举办的一场评酒会,红白酒的冠军却都被美国加州所产的葡萄酒赢走,对相当以葡萄酒自豪的法国人来说,在自己的首都办了一场让自己挂不住脸的比赛,把葡萄酒的标竿竞赛的荣衔这样让给了新世界的产区,业界以希腊神话的「巴黎审判」来讥讽这件史事,犹如引发了法国酒史上的的木马屠城记,自此之后世界各地的产区葡萄酒业开始蓬勃发展 [4]。

分分合合的葡萄酒圈

流行的本质就是不安于现状,当一个产区被定型,就是反骨份子出来颠覆世人既定印象的时候。大部分人的印象是:新世界酒虽然少了层次感,但风味鲜明且果香十足,浓郁饱满;旧世界酒虽然香味不显着,但充满变化以及複杂度。但谁说一定是这样?难道美国加州纳帕谷的葡萄就不能以法国名酒世家的工艺来酿製吗?这就是贵族的任性。

在波尔多极具盛名却极度低调的穆尔 (Moueix) 家族,于纳帕谷的扬特维尔 (Yountville) AVA投资了葡萄园,依循着家族在波尔多右岸经营柏德斯 (Pétrus) 的理念和哲学,试图在新世界重现旧世界的风采。酒标走着极简风,只写着酒庄名、地名、年份和酒庄拥有者的签名(以及法律规範的标示),没有其他的资讯,然而酿造工艺丝毫不马乎,对品质几近苛求,从採收前会洒水润洗葡萄表面一事即可见一斑。

新旧世界的关係是错综複杂、且持续变动的,毕竟牵扯到商业就会促使酒庄求新求变、求差异,没有人说得準10年后,葡萄酒是否还会呈现现有的风格差异。不过,持续的融合、重整、演变和推陈出新,我想最终受惠的还是各位酒饕,能够继续在这无止尽的葡萄酒世界里深度探索,不时又有新发现,我想这齣爱恨情仇的连续剧,可以再看个5年、10年,应该没有问题。

注释

[1] 每个产区的法律规範的範畴不尽相同,须视产区实际规定而定。

[2] 当然,即便是相同品种葡萄于不同产区还是会对风味有所影响,但至少如果标示是纳帕谷的夏朵内,该瓶白酒75%是来自纳帕谷AVA夏朵内的特性。

[3] 虽然葡萄酒产业又重获生机,但白兰地的市场已经被同样属于烈酒的威士忌佔据了市场,现今烈酒市场仍是以威士忌为最大宗品项。

[4] 1976年前,旧世界葡萄酒庄普遍有很多种植、酿製、保存葡萄酒的问题待改善,以至于品质相形失色。之后因为卫生环境提升,微生物以及种植园艺技术的发达(以及誓死雪耻的决心),旧世界的酒品质已大幅度改善。

TNL温馨提醒:「饮酒过量,有碍健康」
进入品酒世界,欢迎来WINE&TASTE品迷网,原文发表于此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