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作文园区 >「薪水少也值得的一条路」谢谢愿意在台湾当幼教老师的你们 >
「薪水少也值得的一条路」谢谢愿意在台湾当幼教老师的你们

2020-06-11


幼教老师的心声,身为一位老师该有的权利、所获得的对待。敬那些即使辛苦,仍然在幼教路上坚持的老师们!

嘿,亲爱的,你的梦想是什幺?你喜欢现在的自己吗?

「薪水少也值得的一条路」谢谢愿意在台湾当幼教老师的你们

我从小学到国中的我的志愿,一直都是当老师,或许会是国文老师,或许会是国小老师,在高中以前我没有想过,或许,我会成为一名幼教老师,大学的时候,读的是幼保系,可是我却去读了中等教育学程,因为我还不确定我会成为一名幼教老师,但是我一直都知道,我想要当一个老师。

想一想,好像是真的,我常跟朋友开玩笑,这辈子除了当老师,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做什幺,当过流浪教师,当过安亲班老师,当过高中实习老师,当过国中班导师,当过国小代课老师,最后我回到我的本业,幼教,最没有尊严的老师行列,却是我花了最多心思,停留了最多时间的阶段,即使工作是那样的繁重啊,即使薪水是那样少得可怜,但是当我看见孩子对我的依赖,他们的成长,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推荐阅读:别迷惘!你就在梦想的路上)

你是在谈生意,还是在办教育?

假日的时候我去看了一部港片,五个小孩的校长(little big master),里面谈一个幼儿园名校的校长,他写了一份报告给家长,告诉他们他的孩子不适合在资优班,因为那个孩子追逐在成绩之间,已经有了忧郁的倾向。

家长是高知识分子,拥有高社经地位,无法接受自己的孩子不资优,追究报告是谁写的,要兴师问罪,结果学校的执行长,一见苗头不对,鞠躬哈腰,道歉逢迎,这个校长对于自己的工作产生质疑,于是他离开了这间学校,本来决定要休息,但是他的内心却放不下对于教育的热情,还有爱孩子的心,最后,他看见一间偏乡的学校,在徵校长,那是一间称不上是学校的学校,里面都是清寒的孩子,孩子们被放在里面不是学习,真的只是被放在那裏而已,但是后来,他却用了许多的心力,改变了孩子、家长、学校,还有所有的人。(你也会喜欢:淡定的教养,一流的孩子:心灵成长比学前教育更重要)

从影片的一开始,到最后,我的眼泪没有停止过,有心疼,有了解,有感叹,有…无奈,我们总是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点上面,我们却没有想过孩子可能会在终点就阵亡了,幼教老师不被重视,因为我们社会对于幼教的不重视,因为我们不懂得,幼教对于孩子到底有什幺影响,那些说话的过程与语气,看似没有什幺的互动,却可能会影响孩子一辈子,但是我们却愿意用更多的钱,去聘请外籍的英文教师,他们大多不懂得什幺是教育,没有教育证照,有的甚至是不用心,但是他们却依然领着比拼命认真教学的幼教师还要高上两倍三倍的薪水。

有的时候,身边的朋友会说:「既然这个工作这幺不好,那就不要做啊!何苦」可是对我们这些幼教老师而言,我们是真心地把孩子放在我们的心上,我们是以我们的工作为荣的,捨不得离开孩子,所以捨不得离开这个行业,所以我多幺的懂得,当剧中的校长离职后,过着所谓「崭新的生活」却还是忍不住在路边看见放学的孩子们,看得出神了。(值得思考:逃出《熔炉》,校园里的无声吶喊)

「薪水少也值得的一条路」谢谢愿意在台湾当幼教老师的你们

并不是要把幼教老师神化,只是总有些感叹,一个好老师,是可以改变一个孩子的一生,改变一个家庭,许多幼教老师也是如此的在努力着,但是我们却常常只能在新闻上面看见幼教老师的失控,幼儿园的丑闻,每个人成功的时候可能会感谢国小国中高中大学的老师,但是谁会记得他们的幼儿园老师?但是幼儿园老师的错,却往往会被更加放大的检视着。(一起看看:台湾的幼教老师为什幺越来越少?)

看完电影的时候,朋友跟我说:「每次觉得自己对于幼教这个行业有点失望,有点疲态的时候,看到这种电影,就会觉得,自己应该还可以再努力一点,可以再多为孩子做些什幺。」然后我们谈到了前几天台湾的一篇报导。

我们都曾经是教育的边缘人

前几天,在教师平台看到一个台湾的新闻,内容大概是在谈一个老师因为幼儿未完成学习单而情绪失控,使用白板笔挥打,致使幼儿的眼睛上方受伤,和大家一起在教师平台讨论了一整串,也看到那个家长的脸书,大家都在讨论这个老师该死,这个老师情绪失控,老师怎幺可以情绪失控?

我不是要为这个老师找任何的理由,也不是说他动手是对的,但是我只想问,这所学校的师生比是多少,班上有没有特殊幼儿,如果一个老师必须带20名以上的幼儿,班上又有特殊幼儿,走的是传统的填鸭式教学,老师势必得非常强势的做好控班,并且在时间内完成他的教学,然而这是园所将老师推到一个危险的边缘,对我来说,我也曾经在那样的悬崖边徘徊,是的,老师应该要做好情绪管控,但是,老师也不过是人,有的人会说,师生比不是规定1:13怎幺可能1:20,但是我要说,我听过1:28的,我实在很难想像.....

「薪水少也值得的一条路」谢谢愿意在台湾当幼教老师的你们

常常会想,当一个老师,做一百件对的事情,只要做错一件事情,家长就是要逼你到绝处,消极一点的想,家长不能接受的话就不要说吧,这个东西学不会就算了吧,常规不好就让他去吧,毕竟不是我们自己的孩子,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不是会觉得对不起自己?(一起看看:为什幺台湾幼教老师,都出走新加坡?)

那位老师任教十几年,在台湾不算好的幼教环境下可以撑这幺久,我愿意相信他是不是一位没有爱的老师,我们总是要求老师要当神,但是想一想老师不过是人,在我们指责这名老师的同时,我们应该要反思,这个老师真的这幺坏,还是环境把他逼到一个边角上了,而他失控了,有点感慨啊....

朋友听完,感慨的说:「谁会想要当一个伤害孩子的老师呢?只是有的时候真的会被学校、家长、小孩,还有行政,跟超时的工作给压得喘不过气,我们在台湾都当过教育的边缘人,对孩子大小声的….」

我笑了笑说:「我现在连怎样对小孩大小声都忘记了,所以我们那天在平台上面做的一个结论是,要慎选教学的环境,才是让我们自己教学生涯更长的方法,我们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要让自己暴露在危险的工作环境里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